斑鸠养殖

详细信息

您当前位置为:首页 > 淡水养殖 > 文章

【纪实】安然。而往。---你是我最美丽的守候

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19-06-09

【纪实】安然。而往。---你是我最美丽的守候

  【17】  坐上了安然的车子,心里还多少有些隐隐不安。 真是越来越搞不懂这个越想见她却又不敢和她单独相处的自己了。   我没有问她要去哪里吃饭,我相信她一定已经安排好了。   这次在车上我们有了一些对话,也就是不咸不淡地聊着关于我出差这几天的客套话。

  后来在一处等红灯的时候,我把在北京买的小礼物拿给她了。   她转过来说了一声谢谢,然后让我帮她把礼物放到后座上。

  其实日本人都有这个习惯,朋友也好,同事也好。 出远门的时候都会很自然地给身边的人带一些小特产。   我想安然也是这么认为的吧。 虽然这个礼物我是花心思特意为她挑选的。

  我们去的是一家特别安静的意大利餐厅。   等坐到了位置上我才得以好好地看着安然,她没有问我,就自己看着菜单在点菜了。   仔细看着她,就感觉自己的眼睛有些移不动了。   安然今天头发是散下来的,散在那张又白又精致的脸的两旁。   安然的眼睛并不很大,但长长的睫毛一眨一眨的,使得两只眼睛看上去非常美丽,灵动。

  她的脖子很长,下巴没有一丝的赘肉,皮肤好得不得了。   还有她身上的香水味还是之前我记住的那个味道。

  我就这么呆呆地看着她。   她一定知道我在盯着她看,点好菜以后用湿毛巾擦了擦手以后才慢慢地抬起头看向我。   可能是因为餐厅的光线比较暗,我才敢没有躲开她的目光。   而后,安然也一直特别温柔的看着我。 我多希望时间能就此停止在那一刻。   然后,现实中的服务生打破了这美好的暧昧时光。

  是我们的饮品到了。 因为安然开车了,我又不喜欢喝饮料,她就要了两杯苏打水。

  也不知是凑巧还是她有心记下了我的喜好。   后来菜上来了,我也都蛮喜欢的。

我们也开始可以稍微找话题聊天了。

  吃了一会儿,安然的手机响了。

她看了一眼还是轻微揍了一下眉。 看着我说了一声抱歉,就接了起来。

  “我在吃饭。 晚一点回给你。

”声音很小,没有亲密,也不是疏远的语气。

  可是我的心情一下子就不好了。

我的第六感又开始出来作怪了。 我就是能感觉出来一定是和她很亲密的人打给她的电话。

  “抱歉,是一个朋友。

”她放下电话解释给我听。

  “没关系。 我猜一定是安总的男朋友吧。 那我们快点吃吧,吃完你早点回去。 ”我也是敢胡说。   “不着急。

我们慢慢吃。 ”她没有解释,当时我心里就认定了那一定是安然的男朋友。

  于是,我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对了就和安然说:“安总,我能要一杯酒么?”  安然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都没问我要喝什么就叫了服务员过来帮我点了一杯红酒。

  接下来的气氛就突然变得怪怪的。

酒上来的这一段时间安然都没有说话。   我也是憋着心里不爽,其实也没搞明白心里为什么会有不爽。 于是酒上来了我就一口给干了。

  “你干吗?”安然明显有些急的声音问我。   “我喝酒啊。

”我也毫不含糊。   “有你这个样子喝红酒的么?”她有些愤愤地问我。 这应该是我们认识以来她第一次这么急躁地和我说话。

我立刻就软了下来。   “我,我,我就想突然想喝了嘛。

。 。 ”  唉!我听到安然长长地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结果我反倒心里更气了。   “我吃饱了。

我要回家了。 ”我就仗着酒劲开始胡说八道了。

  “真的饱了不吃了么?”安然又恢复了她以往的语气。   “不吃了。 不想吃了。

”我任性地说。   “那好。 那我结账送你回去。

”她说完就招手叫服务生过来结账。

  我也不知道那天是发什么疯,一赌气就说:“不用了,安总。 我自己坐电车回去就行。

现在还早呢。

”  “别闹。

等下我送你。

”  这时正好服务生拿着账单过来,她把卡递给服务生就准备收拾东西走。

  也是巧,她的手机这个时候又响了。 我看见她手机响也不知道哪里来的火,拿起包起身就跑出去了餐厅。

  听到她在后面轻轻地喊了我两声,我也没有回头。

  出了餐厅看她没有追出来,我就飞奔去找车站,晕乎乎的找了好久才找到。   坐上电车才翻出手机来看,发现安然打了几个电话,但是没有信息。

  回到家的这一路安然都没有再打过电话来。 我进到家扑到床上的那一刻突然就清醒了。   才意识到自己刚刚做了一件多么任性的事情。

  我不好意思给安然打电话。

于是就给她发了一条信息:“安总,我到家了。

刚才对不起。 ”  消息刚刚发出去安然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我硬着头皮就接了。   “安总,我已经到家。

今天谢谢你请我吃饭。

”我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你怎么了?”她似乎很担心的语气问我。   “我没事,安总。

可能刚才喝酒和太急了。

”  “你喝了酒一个人跑出去,又不让我送你,我有些担心你。

”  “别担心别担心。 一个人在外面久了不怕的。

再说我这不是已经到家了。

”我倒是说的轻松。   “唉。

。 。 ”那边又是一声长长的叹息。   “我没事了安总。

那个你也早点休息哈。 我们下次再约。 ”我假装没有听到她的那声长叹。   “嗯。

好。 那晚安。

”说完就挂了电话。   其实她打电话给我的时候就在我家附近。 她的车就停在了那个公园对面的便利店。 打完电话以后她一个人在那个公园里坐了好久才回去。

  后来听她讲的时候,我满是心疼。

我抱着她跟她轻轻地说:对不起。   她说:如果真正的爱没有一起经历过那些犹豫,纠结,折磨和伤害,怎么能证明那就是爱呢。

产品分类

斑鸠养殖首页
CONTACT US

高性能泡沫玻璃
无污染泡沫玻璃
改性泡沫玻璃应用
斑鸠养殖IOS
正品泡沫玻璃
优异改性泡沫玻璃
墙体岩棉板